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破解诸天 百二十章:横插一脚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体育

破解诸天 百二十章:横插一脚如果能龙文轩此时在场的话就会发现,那群灰衣僧人洒在神秘罗盘上方的不知名粉末就是被自己亲手我击碎的诡异神

破解诸天 百二十章:横插一脚

如果能龙文轩此时在场的话就会发现,那群灰衣僧人洒在神秘罗盘上方的不知名粉末就是被自己亲手我击碎的诡异神像的残渣,他们竟然利用诡异神像遗留下来的残渣上所残留的气息,定位到龙文轩所在的地方。

速度之快,令人骇然!

旅店的小二弓着腰,神色无比卑微的带领着这群神态嚣张的灰衣僧人往一楼弄堂深处走去,就在那里是通往二楼客房的入口。

刚刚到达二楼客房的入口,正准备往上走时,小二神色一愣,脸上有些不敢置信:在二楼的入口处,竟然还有客人在细细品尝着旅店所上的酒菜。

这名神色无比淡定的客人,头戴黑色斗笠,背负长剑,端坐在楼梯口旁的餐桌上,神色无比淡定的用手中的筷子夹着桌上的饭菜,还不时拿起桌上的酒壶,为自己小酌两杯。

小二神色一急,趁着这群灰衣僧人还未看到,赶紧上前劝慰道:“客官麻烦您赶紧离开这里,那群灰衣僧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不要白白送了性命。”

这名头戴灰色斗笠的剑客,动作微微一顿,抬起头来微微看了一眼神色无比着急前来劝慰的小二,轻笑一声,没有理睬店小二所说的话,继续自饮自酌,左手轻扬,将一旁还在劝慰自己的赶紧离开的店小二佛到一旁。

店小二只觉得浑身一震,一股不可阻挡的巨力猛然从眼前的剑客身上传出,却又无比轻柔的将店小二推开,将自己暴露在店小二身后的灰衣僧人的是视野中。

“你是何人?为何胆敢拦住我们去路,找死不成?”领头的灰衣僧人神色一愣,随即怒不可遏般的大喝道,仿佛自身的威严遭受挑战。

“哈哈哈,你们这些小沙弥说话还真是有趣,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尔等有路不走,非要偏偏说我挡住尔等的去路,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尔等霸道行径,也难怪如今佛道都变得无比邪异了!”头戴灰色斗笠的剑客,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笑的笑话一般,伏在桌子上笑的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

“你找死!”看着伏在桌上大笑不已的神秘剑客,为首的灰衣僧人面露杀意,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神杖,身形微动向着桌上的神秘剑客扑去。

“刚才你问我何人,那我就告诉你,是杀你之人!”神秘剑客止住笑容,猛然抬起头,露出灰色斗笠下无比沧桑的脸庞,猛然喝到。

神秘剑客眼中寒光一闪,面对迎面而来的禅杖,身上一股恐怖的剑势猛然升腾而起。

为首的灰衣僧人面带惊恐之色,手中紧握的禅杖在这恐怖无比的剑势中寸寸碎裂,化为粉尘,消散于空气中,自己也如同断了线的木偶,重重地砸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师弟?”有灰衣僧人从群体中走出,急忙上前想要将倒地的灰衣僧人搀扶起来,刚刚接触到自己自己师弟身体,身形就猛然一僵。

“不好,此地危险,速速退去!”手持罗盘的灰衣僧人见状,神色猛然剧变,不顾一切的往后退去。

“哟,看来这一代的灰衣沙弥也是有不错的人的,不过现在才发现不觉得的太晚了吗!”看着手持罗盘的灰衣僧不顾一切的向后退去,神秘剑客斗笠下露出一抹讥笑的神色。

只见在众人无比惊恐的眼中,上前搀扶的灰衣僧人身躯猛然膨胀起来,数万枚闪耀着寒光的剑芒从那个灰衣僧人的身体中暴射而出,形成一番剑雨,从天而降将不远处的灰衣僧人笼罩起来。

几十位灰衣僧人艰难的在剑雨中躲避着,每一声惨叫都带走了一位灰衣僧人的性命,一时间,灰色人的人数骤减,只剩下寥寥数人还在剑雨中无比困难的支撑着,浑身上下无不带着伤。

“种剑术!你是万剑散人林清辉!竟然是你!”手持罗盘的灰衣僧人一咬牙,口中一抹鲜血猛然喷到手中的金色罗盘上,被鲜血浸染的金色罗盘猛然光芒大作,一道银灰色的佛像虚影从金色罗盘照投射而出,将灰衣僧人从剑雨中提了出来。

劫后余生的灰衣僧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环顾四周一眼,原本同行的几十位灰衣僧人赫然只剩下自己一人,看着手中的金色罗盘神色无比庆幸。

“哟,智一老秃驴没想到你的神念虚影竟然龟缩在小辈手中的金色罗盘中,好像自己的神念虚影打造成佛的形象,真是好生不要脸。”林清辉扬起头,看着悬浮在空中那尊银灰色的佛像虚影,啧啧称奇,沧桑的脸上是无尽的讥讽之色。

“施主着相了,我等信仰佛祖,佛祖自留心中,化身佛祖又为何不可呢?”半空中悬浮的事银灰色佛像身形一阵抖动,缓缓从半空中降落来下,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位面无白须,慈眉善目身穿黄色僧衣老和尚。

“贫僧智一,见过各位施主。”智一老和尚环顾四周,面带微笑之色,缓缓朝众人施了一个佛礼。

“见过智一大师!”在场众人连忙还礼,楼下如此热闹,早已将二楼客房的客人惊动。

智一老和尚一一面带微笑回礼致意,又转身看向身受重伤仅存一人的灰衣僧人,一双白眉紧皱,慈眉善目的脸上早已换上无比严厉的神色,在灰衣僧人无比恐惧的目光中缓缓开口:“此间事了,自行去佛堂罗刹部领罚,你所作所为造成的严重后果,需要你自行承担,你明白吗?”

灰衣僧人神色灰败,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面容无比苦涩缓缓开口:“弟子明白。”

这位智一大师竟然面对林清辉屠戮佛堂弟子之事无动于衷,在他的眼中,仿佛这佛堂一群灰衣僧人是随手可弃的棋子一般。

“虚伪!”林清辉摸了头上的斗笠,面带不屑之色小声的嘀咕着。

“这位小施主,你身上有一物与我佛堂不幸遗失之物,还望这位小施主尽快归还,贫僧感激不尽。”智一面带微笑之色,没有理会林清辉嘴中的话语,朝着刚从客房里出来的龙文轩抬首问道。

龙文轩一脸懵逼,嗯?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是我?

“既然小施主归不还于贫僧,那么贫僧只好亲自动手来取,还望小施主恕罪。”智一脸上的微笑逐渐冷淡下去,双手合十,冷然开口道。

龙文轩持续懵逼中。

“智一秃驴,这小子我保了,你大可动手一试!”林清辉抬头看了一眼龙文轩,轻笑一声,背后恐怖无比的剑势凝而不发,目光直直的盯着眼前的智一神念。

“林施主当真以为我佛堂无人,好欺负是吗,你屠戮我佛堂弟子之事,贫僧还未找你算账!”智一注视着林清辉背后若隐若现的巨剑虚影,神色一滞,原本和蔼的神色彻底冷却下来,面带冷色低声喝道。

“哟哟,找我算账?我以为你这个老和尚已经不和我计较了呢,来啊,我等着呢。”林清辉掏了掏耳朵,脸上的讥笑之色更盛。

“灰衣沙弥你且过来。”智一看着眼前的林清辉,神色无比忌惮,低声将站在一旁的灰色人喊了过来。

要不是世界中央通天之塔突然出现,本体无暇顾及于此,又怎会如此憋屈,想我智一所到之处,众生无不尊敬无比,又何曾受过如此待遇,区区洗灵境界的蝼蚁,本体可随手捏死。

想到这里,智一忍不住长叹一声。

“弟子在!”灰衣僧人无比疑惑的看了一眼突然长叹一声的智一一眼,却不敢抬头多问什么,只能无比恭敬的低头束立在一旁,等待着智一的命令。

“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将你未完成任务继续完成,若将此人成功拿下带回佛堂,你不仅可以将功补过,还可以拖去沙弥之身,晋升小僧之位,你能否有把握做到?”智一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林清辉,眼角的余光却留意着灰衣沙弥脸上的神色。

灰衣沙弥闻言霍然抬头,双眼死死地盯着龙,文轩,激动的浑身颤抖,缓缓开口说道:“弟子竟然不会辜负大师所望。”

“那就好。”智一闻言颔首,又突然对着林清辉开口说道:“既然林施主一心想要与我佛堂作对,那贫僧说什么也要与施主做过几场,即使舍去这道神念又如何。”

“少整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要战

,我陪你一战,生死勿论”林清辉大笑一声,面带不屑之色,背后的巨剑虚影越发凝实起来。

“请!”智一双手一动,灰衣僧人手中的金色罗盘便不由自主的凌空飞起,被智一拿到手中,微微一笑,对着眼前的林清辉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怕你不成,天空一战!”林清辉一瞪眼,眼中越发亢奋起来,身形微动,率先凌空朝着天空飞去。

智一朝着灰衣僧人点点头,身影一阵闪烁,也出现在般若城的上空,紧接着一阵阵恐怖的波动,在般若城上空爆发,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幸亏还顾及弱者感受,不然像林清辉他们战斗所发出的余波,都会摧毁所波及到的一切,在场众人无一有把握能够挡下,对他们来说,是触之必死的存在。

“无耻小贼,劝你束手就擒,归还我佛堂之物,不然留你不得。”待两人离去,灰衣僧人便猛然爆发,身后猛然浮现不动明王虚影,朝着龙文轩猛然扑去!

龙文轩总算回过神来,无奈面露苦笑之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都要针对我?!

(一更送上,现在都是3000字大章,不知各位看的还过瘾,不妨收藏点击一下可好,如果觉得本书不错,不妨向周围亲戚朋友推荐一下,如有什么意见可在评论区留下你宝贵的意见,小辣椒在此拜谢各位。)

重庆治疗妇科哪些医院好
哈尔滨得了阳痿去哪家医院
南京医院哪个好妇科
汕头哪家妇科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性病医院哪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