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青帝 第九百零八章 交换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健康

青帝 第九百零八章 交换“轰”元磁力量形成巨大吸引,云端几道闪电打在舰体上,丝毫无损,助推了真君舰的加速,黝黑巨大陨石一样向这面斜坠,

青帝 第九百零八章 交换

“轰”元磁力量形成巨大吸引,云端几道闪电打在舰体上,丝毫无损,助推了真君舰的加速,黝黑巨大陨石一样向这面斜坠,裹挟着巨大风雨漩涡,本体未至而水雾气浪已扑面而来,重演投撞郡城一幕。

幸有了上一次经验,及对三重五行混沌元胎大阵的信任,将士心神悸动之时尚能自持,手中弓弩微颤,还算基本稳定对准敌方军阵。

“别看头上只管杀敌――”校尉喊着,实际自己声音也有点走样,但暴雨中也听不出问题。

江鹏带着麾下弓弩兵刚自港口坐船回来支援,匆忙上战场,所以没有被安排在线,大概在第六排还是第七排左右,这时看不见敌人兵俑大军,只听术师传达调度的指令:“波箭阵,急速射――”

话音未落,簌簌箭雨就升起半空,有真箭也有幻箭,数量成千上万,暴雨一样,自大地逆冲而起,与天空中的风雨交汇撞击,因前面都是一排排友军的脑袋,后面将士只望着自己射出的箭矢远远消失视野中,不能明确落点在哪里

江鹏有点不习惯,只能按过去经验估摸,这轮应是对敌人产生压制效果了,毕竟火尾箭没有别的优势,就是射程超长,别说三里,就是四里也可达到,统筹调度下肯定对敌军产生全场覆盖。

但他现在担忧的不是这个,是在顶上逼人的黝黑陨石

长五百米敌舰以灭顶之势压下,存着打击和扰乱阵型的主意,倒霉是――刚在江鹏这一段,这真是天降无妄之灾,跑都跑不掉了。

这么大家伙砸下来,地上肯定是个大坑……

这段阵,很多将士想着心里就是寒颤,并非畏死,但成这陨坑的血泥?

这种死法太过恐怖和让人不甘。

“第二波弩阵,准备――”传令术师的声音也有点发颤。

不怪他们胆小,低阶术师并非专职战斗人员,因还未掌握群体攻防法术,通常都是做讯盘联系和战场传讯工作,小战斗里会得到保护培养。

但这种涉及仙人的大战场,任何地方都没有安全,裹挟席卷进来,谁也不比谁的命贱,全得拼命,来看自己运气了……或是真人,还可血遁。

江鹏运气一向不错,仗着有遁法保命还算镇定,对此暗自嘲笑一声,发现自己手下弩兵脸色好不了哪里去,有的箭准都歪斜了,不由怒喝:“拉稳角度,别都射到自己脚下”

“啊”

附近的弩兵赶紧调整,平复呼吸,脸色稍定――他们作第二梯队箭阵,稍微单薄些,明显是作后续补充火力,奇怪的是,没有装备仰射长弓,而是大黄弩的直射重弩。

按照常规,弩兵都等着前面五排弓兵蹲下,为他们让出射击视野……今天战场的意外,就在这时发生。

“嗖”一道五彩霞光掠过,馨香隐隐,前面五排弓兵顿时,都随着霞光消失不见,只留下喊叫的余音,袅袅留在空气中,似被惊险刺激的事情惊吓到了。

更受惊吓的第二波弓兵,完全不明白前面的人,怎突然不见了,只有术师隐隐反应过来,真人以上更发现霞光中心的空间波动,宫装丽人手持一副山河画卷,风采在目。

娲皇

江鹏一怔,脸色怪异,强自震撼中定下神,这一刻明白了此役策略:“难怪避免近战……主公怎会让娲皇冒险深入敌阵?”

“那是……娲皇的山河社稷图?”

半空中真君舰里,剑冠道人已经失声叫了起来,目光闪着垂涎…这可是暗面天道演化出来的灵宝,而且是罕见空间属性

虽现在才是雏形地仙灵宝,但本质非常高,有机会成长成至宝级。

玄冠道人似对女娲的出手早有预料,神色微喜:“就是料着此女会用山河社稷图来转移道兵,剑冠你放飞剑出去,击杀女娲”

“是,师兄”

剑冠道人闭目凝气,一枚细小晶莹的暗剑浮现胸前,介于虚实之间没入舰体,进入原本专用来发射仙雷主炮的狭长甬道,犹毒蛇欲图噬人,即将探出毒牙的前奏。

此刻在江鹏率领的弓弩手而言,还没有意识到顶上敌舰的异动,他们只觉前五排袍泽的身形阻隔突消失不见,弩阵前方就空出一大片视野,很多人都意识到,自身位置已不再是第六排,而是前排

“排下蹲,第二排坐腰,第三排直射”这几乎是本能的反应,战场上少一点迟疑就多一点生路。

如果忽视正前方上空急坠过来的庞大敌舰,整个战场可以说是一览无余,泥泞宽广的稻田上,黑蒙蒙兵俑潮水在前面二里距离冲来,速度很快,在真君舰衬托下宛如蜗牛爬动。

“以纸为甲”

兵俑大阵中同样爆发出法术加持灵光,他们所携的复合长弓并无火尾箭这等远射利器,雨幕下很难保证箭矢轨道稳定,是以冲进二里半距离才开始列阵、拉弓。

此刻汉军波箭雨已临在他们头顶上,有些甚至已‘噗噗,的以点破面穿透防御法术、盔甲进入肉体,空气里浮现血腥气息,却没有一个兵俑面露恐惧和慌乱,全悍不畏死,射出手中的箭矢。

嗡,同样的成千上万黑影窜起,逆迎着半空中敌人的赤红箭雨,密密麻麻的箭矢相互交错而过,产生吱吱作响的摩擦错觉,一黑一红两片相撞层云,一下混淆颜色又脱离,向着汉军这面急涌来。

而兵俑本阵却突撞上一片礁石脱离大片,密密麻麻箭矢插了一地,倒下不知多少人影,大多数兵俑就算中箭只要不是要害,也挣扎着继续冲锋,对于加持了防御法术的道兵来说插几箭未必就死,倒下来才是糟糕。

在激烈的大战场上,失去行动力通常就意味着听天由命,就算好运没被踩死或乱箭射中,也得等到胜利一方打扫战场来决定命运。

“锋锐”

女娲一直很小心贴着军阵内行动,以山河社稷图霞光卷走主阵前五排时,留着余下三排弩兵梯次下陷,作直射火力狙击敌方越来越近的冲势。

上中下三层密密麻麻的钢镞劲矢,箭尖爆发出一片加持的法光,星海亮起在黑沉雨幕中……

在他们单薄阵线背后,弓兵如海潮一样正张弓搭箭,要形成直射和跨射的立体空间火力。

真君舰已冲到汉军四万主阵上方,距离不足三百米,激起的风已经把这片弓弩兵吹得东倒西歪。

仙凡鸿沟的生命本质压迫,不可谓不威严,远胜骑兵集群冲击和震撼,但目前,还没有军士脱阵脱逃。

“好兵,主公练出一等一的强军了。”不少汉将都是这样想着,只是战场这样紧张,汉军尚不及确认前一波战果,就听到术师命令:“射――”

本能的反应,指尖弓弦一脱手,蓄力已久强能透入韧性箭杆,一瞬间笔直形变扭曲,钢质箭尖闪动幽寒的法术光点,“嘶”的一声,刺破粘稠空气和雨水,箭影毒蛇出洞钻进雨幕,一瞬脱离视膜的捕捉,短暂消失在视野中。

簌簌的乱响充斥在所有弓手耳畔,交织成规律的杀戮共鸣,大风平地而起,呼啸至半空。

江鹏追寻箭矢轨迹,这次没有袍泽阻挡视线,看清楚了射出去的这第二波箭雨,乌云一样遮蔽了上空舰影,密密麻麻,又在箭尾喷出亮红色的火星,瞬间点亮了整片夜空。

难以言喻的灿烂,带着力量绽放惊心动魄美感,让男人沸腾的杀戮本质。

就在这点滑翔一段,这波箭雨组成乌云擦着舰体过去,有被急速涡流搅动乱了方向,但大多数维持着,和天空暴雨一样,对着兵俑大海中倾泻下去可以为这片兵俑默哀了。

营正姚小虎,瞪大了眼看去,还是来不及确认战果,敌舰黑色形体就已遮蔽了视野,冲下的气流带着雨点,箭矢一样打在脸上,虽破不了法术和内气的防御,但感觉自己身子整个都立刻僵硬住了,一种威严压制而下。

在仙凡的巨大力量落差前,他想跑都无法动弹,想喊都喊不出,只有瞪大眼睛看着敌舰在视野里放大,心中在“啊啊啊”的惨叫。

“呼”

五彩霞光在面前而过,天地陡一变,不见了战场,而是鸟语花香的山水,一条水灵浓郁到近乎纯黑的滔滔长河……这是哪里?

一下世界都变的冲击感,大多数将士没回过神来,神色麻木,几个士兵已真的惊喊了出来,惨叫着。

这是娲皇的空间?

江鹏是军中有数的弓道真人,清醒极快,左看看右看看,个念头是自己这营的兵都没有死,紧接着本能就狠狠盯着几个惨叫的家伙――太给老子丢脸,回去非得操练操练

似觉察到已安全的处境,或被长官目光吓醒了,各处惊叫声很快平息,更多人回醒欢呼起来……

这种绝境逢生的离奇经历,他们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等众人欢呼多久,术师上下联络过后,很快各级校尉喊着:“整队,马上就要回到战场了,准备第三波”

果不其然,霞光再次闪过,霞光中江鹏似感觉到些,骤回首看去。

滔滔长河的波涛间,一个道服青年踏波而行,漫天水汽灵蕴于身,身形有点眼熟……

一瞬的天旋地转,众人重新回到战场,这里似是己方战线一端,还来不及确定敌人距离,就听身后远处一声重物落地巨响,土石翻滚,脚下地面都传来隆隆的震动。

“要是留在那里,变成肉泥”许多人打个寒战,这样想着。

北京丰益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在线挂号
安庆看白癜风多少钱
贵阳哪医院看癫痫病好
深圳如何治疗妇科病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