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巫师自远方来 第十二章 “见面”(下)

2019年09月29日 栏目:健康

巫师自远方来 第十二章 “见面”(下)“轰——————!!!!”伴随雷霆般的巨响,突如其来的烈焰骤然间腾空而起!就在查卡尔震惊

巫师自远方来 第十二章 “见面”(下)

“轰——————!!!!”

伴随雷霆般的巨响,突如其来的烈焰骤然间腾空而起!

就在查卡尔震惊的目光之中,耀眼的金红色火光向四面崩裂——阵线前排的半人马武士被烈焰吞噬,惨嚎着瞬间化作了焦炭。

“快、快堵住缺口,他们就要…啊啊啊啊——!!!!”

戛然而止的呐喊声,以凄厉的哀嚎做了收尾…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在阵线当中响起,原本紧密的阵线瞬间在一片惊慌中散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散着。

突如其来,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爆炸,仅仅一瞬间就将挡在前方的几十名半人马武士化作了焦炭;

无月的星空之夜,在黑暗中骤然升腾的火焰照亮了半人马整个阵列,无与伦比的刺眼!

查卡尔周围的半人马武士们纷纷都安静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这刺眼的火光,面面相觑,眼瞳中只剩下惊愕的颜色。

而就在这火光之后,挡在查卡尔面前的半人马阵列已经彻底被撕碎…霎时间,犹如从烈焰中涌出的黑影般,挥舞着大剑长枪的拜恩骑士们疾驰而来。

铁骑如鼓,声若奔雷。

熊熊火光之中,再没有能够抵挡他们的身影!

“旗主,查卡尔旗主!”

年长的半人马惊愕的看着从烈火中冲出来的拜恩骑士们,惊恐中急忙将目光转向身后的查卡尔:“我们……”

“跑——!”

查卡尔冷静的喊出了这个字,然后十分果断的回首转身,头也不回的狂奔离去,将自己的护卫们甩在了身后。

年长的半人马十分镇定自若,似乎对自己的主人这种行为早就见怪不怪了;临走前还不忘了安排查卡尔护卫们将逃命的命令散出去。

“撤退!撤退!撤退——!”

接二连三的怒吼声回荡在血与火的战场上。

一瞬间,所有的半人马武士们瞬间便收起武器,扔下了眼前的敌人;在所有拜恩骑士们惊愕的目光中,成片成片的消失在黑夜当中。

和列阵厮杀时相比,这些半人马在撤退时简直称得上“训练有素”——对于人类军队而言,有序的撤退是比进攻要困难十倍的任务;光是想让杀红了眼乃至陷入敌阵的军队听从命令,就已经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但这一切问题对半人马武士们而言似乎根本不是问题…当后方传来撤退的命令时,完全不需要任何“军官”去指挥他们;

这些半人马武士们十分的“自觉”,成批成批“井然有序”的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四散而去,让游骑兵们连追都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去追。

任何想要接敌作战的骑士们都被他们甩在身后,身旁的袍泽部众被投枪和箭矢击杀也不管不问,一门心思的拼命逃亡,连武器甲胄也能扔掉减重。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成百上千乃至近半的半人马大军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大半个战场瞬间变得空荡荡一片,还有满地狼藉的武器与伏尸,几乎铺满了营地外整整一圈。

前一刻还在陷阵厮杀,步步为营的方阵步兵们就看到敌人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跑的比撒了欢的野狗还快;只茫然的站在原地,攥着手中的武器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博西瓦尔带着翘望峰的骠骑兵赶到正面战场的时候,一支半人马军队也已经作鸟兽散;几百名游骑兵几乎一刀一枪未动,就横穿了大半个战场。

他一抬头四下巡视,就看到了布拉哈伯爵的身影,还有一个正准备偷袭他的半人马武士…想也不想,便加速冲了上去。

雪亮的马刀避开了刺来的短矛,在枪尖即将刺穿喉咙的一刹那,连带着半人马的手臂和脖颈一齐斩落。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赛特·布拉哈猛地回头;却只看到一捧血雾在空中腾舞,还有随之纵马冲向自己的博西瓦尔伯爵。

“砰——!”

狂奔而来的博西瓦尔扔下马刀,还没等布拉哈伯爵朝他挥手,就从马背上一把拽着他的衣领将整个人提到脸前!

“这不是为了你,知道吗?!这是为了让我姐不在你们家当寡妇!”一脸血污的博西瓦尔激动的朝他瞪眼:

“公爵呢,我们的公爵在哪?!”

“还活着,就在前面!”

赛特焦急万分的开口道:“博西瓦尔你要赶紧去告诉公爵,不能去追击半人马,否则……”

没等说完,赛特·布拉哈就被博西瓦尔扔在草地上

,在他的呼喊声中带着游骑兵们狂奔而去。

相比较于后排的游骑兵和方阵步兵们,跟随洛伦·都灵从正面发起冲锋的拜恩骑士们,对眼前的景象更加难以置信。

“我们…赢了?”

一脸惊愕的路斯恩低声喃喃,银色的瞳孔迷茫到了极点——他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么惨烈的厮杀,也不是未曾与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敌人正面较量过。

但这种仗打到一半,对手突然就跑了的战斗…还真是次。

“别问我啊,我比你还莫名其妙呢。”麦卡菲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不停的擦着手中的战戟,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前一秒还在想着干嘛从断界山跑到波伊来送死,在那岂不是也一样?

后一秒就忍不住感慨活着真好;跟着那个誓言骑士和这位公爵老爷作死这么多回还能活蹦乱跳的…我真是个被圣十字眷顾的小宝贝儿!”

面无表情的洛伦抿着嘴,一言不发。

剧烈跳动的心脏,疼的快裂开的后脑勺,模糊不清的视线…对于尚未从布伦希尔德之战中恢复过来的自己而言,这样高强度的“都灵之火”已经算是超负荷了。

如果不是因为骑在马上,他甚至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跪倒在地。

但这些不是关键。

自己算错了。

两百步的距离…哪怕再拉近五十步,洛伦都有的把握抓住那个半人马的首领;对方如此果断的选择逃跑,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论是意外还是对方足够警惕,这样好的机会应该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自己实际上根本就没赢——光从逃亡的半人马数量来看,这一战的伤亡甚至称不上伤筋动骨,实际的杀伤数字可能和白天被全歼的那支军队相仿而已。

而自己这一边却完全暴露了军队的大致人数,拜恩骑士们的战斗方式…日后再次交战,对方一定会不断的骚扰自己的侧移,遏制一切能够让拜恩骑士们发起正面集团冲锋的机会。

这才是这一战的损失…相较之下的物资损耗,军队的伤亡几乎都能忽略不计;光看伤亡对比和战斗结果,甚至会误以为自己真的赢了。

不,这只是开始,对方也只是在试探,在掂量着彼此的分量。

更艰苦,复杂,惊心动魄的厮杀…还在后面。

无与伦比的疲惫折磨下,洛伦重重的叹了口气。

就在此时,率领着游骑兵的博西瓦尔正从身后的不远处赶来,洛伦微微皱眉,看向路斯恩:“告诉博西瓦尔伯爵,让所有的游骑兵都不要再继续追了,收拢军队让他们返回营地修整。”

灰瞳少年用力点点头,一声不吭的便转身离去;没过一会儿,他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表情古怪到了极点:

“洛伦大人,博西瓦尔伯爵说他和他的人在半人马的营地救下了一名老巫师。”

“老巫师?”

“对,他自称叫哈林梵·阿刹迈,还说……”

路斯恩抽了抽嘴角,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还说他是拉斯洛·瓦尔纳大公的巫师顾问,想要见您一面。”

四川治疗牛皮癣要多少钱
黑龙江哪里医院治妇科好
昆明白带异常去哪家医院好
上饶好医院治疗阳痿
河南牛皮癣医院去哪儿正规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