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农民工讨薪时过激打死了老板助理事后称后悔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故事

农民工讨薪时过激打死了老板助理,事后称后悔昨天,47岁的刘某被带上庭来。他皮肤黝黑,身材瘦小,低着头走上被告席,脚镣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响。

农民工讨薪时过激打死了老板助理,事后称后悔

昨天,47岁的刘某被带上庭来。他皮肤黝黑,身材瘦小,低着头走上被告席,脚镣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响。

去年十月,刘某和三个老乡上门讨薪时,与老板发生冲突。打斗中,老板的两个帮手一死一伤。

刘某用重庆口音的普通话回答问题,结结巴巴的陈述,一次次被打断。

当辩护人问他:你后悔吗?

这个男人低下头,身体开始猛烈抽搐,脸部扭曲,继而痛哭起来他几乎无法站立。

法官提醒他控制情绪。法警走过来,扶着他在被告席的一块木板上坐下。

刘某、冉某、黄某、侯某都是重庆老乡,一直在建筑工地干活。去年元月,中介雷某给他们介绍了桐乡梧桐街道一个工地的活。干了半年左右,到去年6月完工时,工地老板还欠他们9000元未结,说拿到工程款再给。

雷某和刘某讨要多次。去年8月20日,老板写下欠条,口头承诺会在学校开学前给因为农民工的孩子们开学要钱。可是,老板再次食言。

没法子,老乡、工友们凑吧凑吧,总算把几个孩子的学费给交上。事发前,我们前前后后去了6趟,只拿到4000元。庭上,47岁的刘某说,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的生活都指望这些钱。

去年10月17日下午,几个人上午在工地上干完活,下午没事,就在雷某、刘某的组织下一起去讨剩下的5000元。

老板蔡某在办公室,仍说工程款没结,给不了。

多多少少得给点,我们都赶过来了。五人说。

双方很快发生了口角。,蔡老板松口,答应给3700元,但他当场打给帮手说有人闹事。

五个人拿着钱出门时,29岁的小冉年轻气盛,用方言骂了一句脏话。

蔡老板和两个帮手冲了出来,其中一个帮手手拿镰刀。黄某怕伤着人,赶紧夺下镰刀。两个帮手又拿钢条追了出来,刘某、冉某等人各自捡了木条,双方在工棚门口打斗起来。

,两个帮手倒地,赫某经抢救无效死亡,黄跃某也受了伤。经法医鉴定,赫某系头部遭受钝性物体打击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黄跃某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

检察机关认为,参与打斗的刘某、冉某、黄某、侯某共同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并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均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

蔡老板里说,打死他们,往死里打,是他们先动手的。四名被告在出庭前,曾在警方、检察院做过5次笔录,这句话每次笔录都提到了。

昨天在庭上,四名被告都说,他们是约好去要工资的,不是去闹事打架的。他们没想到会出人命,非常后悔。

如本文开头所说,47岁的刘某一度情绪崩溃,大概持续一分钟左右才缓过来。

这四名被告,此前没有违法记录。

因案件涉及刑事、民事赔偿两部分,庭审进行了一整天,法庭将择日宣判。

如何做好年度营销计划
新零售方案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